揭秘民航飞行员生活:素质高薪酬高却难找老婆

 时间:2011-02-20 04:05:14 贡献者:lianmaohuzi

导读:你所不了解的飞行员●飞行头一晚,必须通过所飞机型的考试。●党组织的特殊作用是让飞行员把情绪和问题放在地下,轻装上天。●闹离婚的飞行员不能驾驶飞机,必须停飞直到把矛盾解

揭秘民航飞行员生活:素质高薪酬高却难找老婆
揭秘民航飞行员生活:素质高薪酬高却难找老婆

你所不了解的飞行员●飞行头一晚,必须通过所飞机型的考试。

●党组织的特殊作用是让飞行员把情绪和问题放在地下,轻装上天。

●闹离婚的飞行员不能驾驶飞机,必须停飞直到把矛盾解决。

●发现同事情绪不对,可以向上级“打小报告”,以便解决问题。

●结婚前必须把对象的详细资料报告给党组织。

●飞前 8 小时,不能喝任何带含酒精饮料,度数再低也不行。

●月飞行时间不得超过 100 小时,每年必须要有一个月疗养时间。

南航自费飞行员的招飞工作仍在继续,虽然学费高达 71 万元,报名情况却 依然火爆,截至昨天下午 4 时,已有 2767 人报名,其中过半是高中生。

在常人 眼中, 飞行员头顶 “金领” 的光环在高空翱翔, 这个职业高素质高薪酬令人向往。

但揭开神秘的面纱,记者走近这个群体方知,特殊的工作必定伴随着特殊的纪律 和规矩,不平凡的生活背后亦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

飞行前先上网考试 为了揭秘飞行员的工作和生活, 记者来到位于白云区机场路一侧的南航飞行 部,不时有飞行员拖着箱子在这里进进出出。

“又飞啦?”“是啊,飞阿姆(斯 特丹)。

”两个大个子男人在一楼楼道里闲聊。

二楼右转走到底,是一个大房间, 里面 3 张大会议桌,中间 8 台电脑围成一圈。

这里是准备室,飞行员最熟悉的地方。

成长为机长要付出十年的努力,在强度很大的学习和工作中,刘岚很难抽出时间陪伴家 人。

飞行员刘岚在准备室作飞行前的准备。

飞行员考试答对为止

“机组飞之前需要开会作些准备,就在这里。

”南航飞行部有关负责人介绍 道,通常飞国际航线的时间比较长,如飞美国洛杉矶或荷兰阿姆斯特丹等地,飞 行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因此飞机上需要两套机组人员轮流工作,准备室就是为 这些机组之间协调沟通工作做提前准备的。

“那么电脑是做什么用的?”记者看 着飞行员正轮流使用电脑,不解地问道。

“做功课用的。

”这名负责人诙谐地表 示,经验再丰富的飞行员,每次出发之前,还是必须要温习所飞机型的资料。

比 如明天要飞空客 A320 机型,飞行员今晚就必须要在网上通过 A320 机型的考试, 答中所有随机抽中的问题, 第二天才能够顺利飞行。

如果答案不对, 那就抱歉了, 继续答,全部答对为止。

“飞行员就是这样,时刻在学习、培训的状态。

”南航 A320 机队机长刘岚说道。

机长一大早去机场准备 网上“功课”只是开始,出发前机长还要跑去白云机场做飞行的备份工作。

不少机长清晨 6 时不到就起床去机场了,飞行前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检查 飞机状态,看看机油情况和容量,检测机上仪器。

最后是在飞机上等候乘客们进 入机舱。

飞行时坐下就难起来 “飞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连聊天都很少。

”刘岚告诉记者,飞行员开飞机 不像开车那么闲适, “忙着与地面联系,观察地形及天气变化呢。

”刘岚解释道, 比如从广州飞北京,短短 3 个小时要经过 5 个空管区域:广州、长沙、武汉、郑 州、北京。

每到一个空管区域飞行员都必须与空管联系,了解航路情况和天气情 况。

仪表上每个微小的变化都要引起注意。

所以很多飞行员在整个飞行过程中除 了伸伸懒腰,极少能离开座位活动筋骨的。

据刘岚介绍,飞行员的飞行时间有严格限制,他每个月飞行 90 小时左右, 通常每天飞两个时间在 3 小时以内的航班。

飞一段时间后会休息两天。

南航 777 机队副驾驶李思达飞国际航班,飞一个航班必须在当地休息 48 小时以上,才能 继续下一个任务。

四大铁规须遵守 1.闹离婚不能驾机上天目前在很多企业,工会或党支部已经不像过去那样在职工生活中起很大作 用。

然而, 在航空公司, 尤其是飞行部, 党支部团组织依然起着特殊的作用。

“党 组织的作用就要让飞行员把情绪和问题都放在地下,轻装上天。

”南航广州飞行 部党委书记李韶彬向记者解释道,飞行员带着不良情绪上天,精神不集中,这对 乘客是不负责任的,也容易出事故。

该部门规定,闹离婚的飞行员不可以驾驶飞 机,必须停飞直到把矛盾解决。

李韶彬告诉记者,飞行部曾有名飞行员技术很出色,做副驾驶很长时间了, 按资历早该升为机长。

但是,飞行部迟迟不敢将整个飞机托付给他。

原因是这名 飞行员的家庭矛盾很大,他与自己的父母关系闹得很僵。

“我们后来了解到,原 来是因为他的父母与亲家之间有罅隙,结婚后这名飞行员对岳父岳母言听计从, 搞得父母很生气,常常吵架。

”鉴于这种情况,飞行部认为“机长在飞机上是一 个管理者,不仅管理着上亿资产,还要统领上百人的团队,家庭都搞不好,如何 搞好领导工作?”经过近两年的协调,这名飞行员的家庭矛盾终于缓解了,他也 才终于被升为机长。

2.找对象要向组织汇报

为了第一时间了解飞行员的情绪变化, 南航飞行部的党组织经常与飞行员聊 天,或聊自己的问题,或聊别人的情况。

据悉,在飞行部,每个人发现同事有情 绪不对的地方都可以向上级反映,以便上级领导及时与情绪不稳定的同事沟通, 解决可能存在的问题。

这种类似 “打小报告” 的做法在这个特殊群体里是默许的。

令人意外的是,飞行员找对象也需要经过党组织这一关。

“以前谈恋爱是需 要政审的。

”南航 747 机队的机师教员何捷笑道,如今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在上 世纪 90 年代前,飞行员找对象可不仅仅是个感情问题,还是一个政治任务。

飞 行员在结婚前必须把对象的详细资料报告给党组织,经过党组织的政治审查,没 有问题才能结合。

李韶彬笑道: “如今飞行员找对象就没有这么多条条款款限制 了,但是依然要走一下程序,飞行员还是必须向党组织报告对象的情况。

”3.飞前八小时不能沾酒“你们平时有没有出去玩的限制?”听到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所有的飞行 员都笑了。

“飞行员又不是苦行僧!”李思达说,在没有飞行任务的日子,这些 大男人和普通人一样,喜欢呼朋引伴去打球、聚餐、泡吧等。

不少飞行员喜欢喝 上几杯。

不过,如果明天有飞行任务,飞行员就必须克制自己,做到滴酒不沾。

刘岚 告诉记者,按规定,在飞行前八小时,飞行员不可以喝任何带有酒精的饮料,即 使是度数再低的酒精饮料也不行。

这项硬规定难倒了一些好饮的飞行员。

据了解, 前段时间西南地区有名飞行员没能挡住美酒的诱惑, 在朋友的 “力劝” 下喝了酒, 第二天临飞前被检测到口气含酒精,该飞行员立即被停飞半年,并在全国通报批 评。

4.每月飞行不超 100 小时

除了不能喝酒这条硬规定外, 飞行员在执行任务前还必须保证足够的休息时 间。

民航法规规定飞行员每个月的飞行时间不得超过 100 小时,每年必须有一个 月的疗养时间。

记者还了解到,为了保证飞行员的休息,以前曾有过一个令人啼 笑皆非的规定。

“20 年前,飞行员在执行任务前是不可以与妻子同房的,这种 限制现在当然不再有了。

”李韶彬向记者透露,这条可笑的规定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就取消了。

目前飞行员的私人生活完全由飞行员自主掌握,只要不影响飞行 任务就行。

据悉, 航空公司现在都相当理解飞行员的个人需求, 尤其是异地夫妻, 一旦飞行员在休息时间表示要回家与妻子相聚,飞行部都会大开绿灯。

四大苦衷谁人知 压力大: 压力大:近半被停飞者皆因压力太大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尽管飞行员紧缺,但每年都会有飞行员被停飞,有的 甚至终身停飞。

有调查显示,1979~1999 年间,被停飞的民航飞行员近半是因 为精神压力过大,而无法继续执行飞行任务。

“在地面上工作的人很难理解飞行员的压力。

”南航飞行部党委书记李韶彬 向记者表示,很多人以为飞行员有压力,只是因为飞行员在飞行过程中掌握着上 百人的性命,所以才会紧张。

原因并非这么简单。

每一次飞行,对飞行员来说都 可能是新的:新的航线、新降落的机场、新的乘客、新的天气情况。

即使每天都 在飞同一条航线,但可能今天的天气不一样,航路上或许会遇到乱流,也许会因 为雷雨天气备降其它机场, 但飞行员碰巧不熟悉那个新机场……甚至可能因为航 班延误遭到一些情绪激动的乘客辱骂……种种情况都构成让飞行员血流加速的 原因。

据悉,目前国内航空公司还没有成立相应的心理培训机构,帮助这些飞行员 缓解压力。

“更多的是靠自己调节。

”李思达认为,作为飞行员最重要的一项就 是学习不断调节自己的心情, 避免将不良情绪带上飞机。

即使刚与女朋友吵完架, 上了飞机也得将一切都抛掉,全神贯注开飞机。

“其实在飞机上你也没有空闲想 别的,精神一直绷得很紧。

”据介绍,南航除了每年通过健康检查跟踪飞行员的健康状态外,还会举办一 些培训课帮助飞行员学习调节人际关系,缓解心理压力。

另外,飞行部党支部有 时也会充当心理咨询师的作用,与飞行员进行心理沟通。

难顾家: 难顾家:双飞家庭不少孩子没人照管 据李韶彬介绍,飞行部年龄在 40 岁左右的飞行员不少都是双飞家庭,即丈 夫是飞行员,妻子是乘务员。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圈子太小了,平时碰 到乘务员的机会比外人多得多”。

据了解,不少飞行员在工作时间之外也难得出 去玩,认识了女孩子却很难有时间和条件去培养感情,反倒是工作中认识的乘务 员还比较好谈一些。

一来二去,不少飞行员与乘务员便结成夫妻。

但是,像这样的双飞家庭问题很多,比如孩子便没人照顾。

李韶彬透露,曾 有名飞行员带着儿子过来倾诉苦闷,说着说着就痛哭起来。

原来那名飞行员休息 时,老婆刚刚出差外地,第二天飞行员还要继续工作,老婆仍在出差回不来,儿 子小小年纪没人管,让父亲如何能不心疼。

朋友少: 朋友少:休息时间不定难与朋友聚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飞行员的交际圈子实际上比较窄,找个合适的老婆还 真是不容易。

据了解,很多飞行员都是从上高中就被选中进行培养的,圈子里除 了以前的同学,来来去去大多是跟航空相关的人员。

“我们的生活是三点一线,每天从家里到(南航)综合楼,再到飞机,回程 则是从飞机到综合楼,再回家。

”刘岚向记者描述了他的工作日是如何度过的。

每天,刘岚要飞两个航班,如果是 8 时多的早班机,那么 6 时就必须到机场去做 准备工作。

天还没亮,刘岚就摸黑出门去机场,飞完两个航班,回到家时通常已 经是晚上九十点钟了。

这还是在航班正常的情况下,如果碰上航班不正常,比如 因为天气延误,刘岚的飞机晚点了,回到家往往已经过了 12 点。

这种情况下, 别说有交际生活,就连跟儿子说说话都难。

轮到休息的时候,刘岚往往要先顾及家人的感受,然后再与“狐朋狗友”们 联络感情。

相比之下,尚在单身阶段的李思达空闲较多。

但李思达也常常遭遇尴 尬。

“我们的工作是不固定的,休息也跟别人不一样,不都在周末,所以常常是 我休息时反而找不到人陪。

”结婚晚: 结婚晚:圈子窄任务重没空谈情说爱 据李韶彬透露,现在年轻的飞行员看到老一辈的吃了这么多苦头,大多不愿 意再找乘务员了,但合适的对象很难找,找到了也没时间维系感情。

对大多数飞行员来说,成长为机长往往需要付出十年的努力,在这之前,飞 行员在强度很大的学习和工作中努力着,很难分心出来谈情说爱。

因此,不少飞 行员都是 30 多岁后才结婚。

华南师范大学新闻系 04 级女生黄音的男友小何即将成为一名飞行员。

说起 自己与准飞行员的恋爱史,黄音十分苦涩。

回想起来,黄音觉得最辛苦的是 2005 年元旦男友离开中国到澳大利亚去培 训的日子。

“一年半的时间,大概 550 多天吧,我们一次也没见过面,他们不能

请假,连回家探亲的时间也没有。

”虽然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但黄音仍觉得难 受。

“有时候两三个星期都听不到他的声音,感觉他好像消失了。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