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罗布泊九大诡异事件让人毛骨悚然

 时间:2013-03-04 07:49:21 贡献者:liming65796314

导读:揭秘罗布泊九大诡异事件让人毛骨悚然自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 以来, “大耳朵” 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 在最近结束的 “重 走彭加木科

揭秘罗布泊九大诡异事件让人毛骨悚然(图2)
揭秘罗布泊九大诡异事件让人毛骨悚然(图2)

揭秘罗布泊九大诡异事件让人毛骨悚然自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 以来, “大耳朵” 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

在最近结束的 “重 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 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 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 1 万平方公里。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 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纱。

有人称罗布泊地 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 ,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 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

唐代高僧玄奘西行取 经路过敦煌时,在《大唐西域记》中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 者则死,无一全者„„” 。

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 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1949 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 失踪。

1958 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

不解的是, 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 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 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 30 余年后,地 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 遗体。

1980 年 6 月 17 日,着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国 家出动了飞机、 军队、 警犬, 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 进行地毯式搜索, 却一无所获。

2007 年终于在罗布泊发现了一具干尸,但最后经过波 折的 DNA 鉴定却断定这具干尸不是彭加木。

1990 年,哈密有 7 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一 去不返。

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 3 具卧干尸。

汽车距离死者 30 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 年夏,米兰农场职工 3 人乘一辆北京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 而失踪。

后来的探险家在距楼兰 17 公里处发现了其中 2 人的尸体, 死因不明, 另一人下落不明,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 水、 汽油都不缺。

1996 年 6 月, 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

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 5 天,原因是由于偏离 原定轨迹 15 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

死后,人们发现 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

(余纯顺就是上海人) 1997 年,甘肃敦煌一家 3 口在父亲的带领下,前往楼兰附近寻 宝,结果一去不复返,最后 3 人尸体被淘金人发现。

1997 年,昌吉有 4 个人开着大卡车,到罗布泊南岸的红柳沟找

金矿,结果没有了消息。

1998 年,有人在红柳沟附近找到了 4 具尸 体和一部烂车。

2005 年末,敦煌有人在罗布泊内发现一具无名男性尸体,当时 据推测该男子是名“驴友” ,法医鉴定其并未遇害。

这具尸体被发现 后,也引起了国内数十万名“驴友”的关注,更有人在互联网上发出 了寻找其身份的倡议,最后在众人的努力下,终于确定了该男子的身 份,并最终使其遗骸归回故里。

经查明,该男子是 2005 年自行到罗 布泊内探险,但为何死亡,却一直是个谜„„ 有人说,着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神秘失踪,入选 20 世纪世 界十大之谜当之无愧,因为它最具悬念,最让人震惊,最不可思议!

只身出走七字之谜谁得解 1980 年 5 月 2 日至 6 月 5 日,断断续续、曲曲折折,历时一个 多月,罗布泊综合科学考察队队长彭加木,率领 9 名科考队员,冲破 重重艰难险阻,第一次由北向南成功纵穿罗布泊,胜利到达罗布泊南 岸米兰农场,打破了“无人敢与魔鬼之湖挑战”的神话。

在米兰农场,科考队仅休整了短短的 5 天,又于 6 月 11 日驱车 东进继续考察,途中曾遭遇过骇人听闻的沙尘暴和无数次沼泽陷车, 还有可怕的迷路。

6 月 16 日傍晚,他们终于艰难地来到罗布泊东岸库木库都克。

此时,科考队从米兰农场补充的汽油已因一路多舛消耗无几,带的水 也只剩下可怜的十几公斤,而且装在高温下的铁桶里,一周过去,颜 色和酱油一般,散发着难闻的铁锈味,根本不能饮用。

严重缺油、缺 水、缺食物,队员们疲惫不堪、弹尽粮绝、面临绝境、危及生命。

在这生死关头,彭加木于当晚 9 时半亲自起草,向马兰基地前沿 指挥部“720“发出了求救的告急电报: “我们今天 20 点到达库鲁库 多克以西大约十公里,我们缺油和水,请求紧急支援油三百公斤,水 五百公斤, 现有的水只能维持至十八日。

请转告乌市扑获一头小骆驼。

”库鲁库多克?这是什么地方?部队首长一看地图, 罗布泊以东根本 没有叫“库鲁库多克”的,而是标有“库木库都克” ,部队首长断定, 彭加木他们遇险就在此处。

“720”指挥部收到电报,翌日晨 9 时回电: “同意送物资,就地 待命。

”并要求报告大本营坐标和地形特征。

科考队立即回电,报告 他们所处的地方为:东经 91°50′;北纬 40°17′。

标志是:地面上 插有一杆红旗。

部队知道坐标后,马上再次确定,就是库木库都克, 决定派直升飞机紧急救援,先送去 500 公斤水。

可彭加木心里又犯了嘀咕:直升飞机送水,代价太高了。

一斤水 要十几块钱啊!那个时候的十几块钱等于现在是多少呢?恐怕不止一 二百块钱吧!他思之再三, 决定亲自出去找水, 他自信一定能找到水。

彭加木处变不惊,依旧在冷静分析:从库木库都克这译成汉语为 “沙井”的名字看,从在“720”听到军人说库木库都克以东不远的 “八一泉”有水的信息看,他想,这个地方一定能找到水源。

彭加木打开自带的军用地图, 更让他眼睛一亮, 脸上露出了惊喜: 地图上离库木库都克不远标有“红八井”“红十井” 、 ,库木库都克又 是“沙井” ,稍远一点还有“八一泉” ,不远处又是疏勒河古河道,因 此,他充满信心地断定:附近肯定有水! 6 月 16 日下午,他曾派专搞水文地质的副队长汪文先等出去找 水,可汪文先找了几个地方,挖下一米多深,不见丝毫水气。

彭加木不甘心,又带领陈百录等出去找“沙井” ,结果,找到的 “沙井”只是半间房大小的沙坑而已,滴水皆无。

6 月 17 日队员们正吃早饭时,彭加木又提出,开车往东沿疏勒 河谷地去再远一点的地方找水。

他的指导思想是:飞机运水,价格昂 贵,能给国家节约就节约;另外,不要轻易麻烦部队,这次考察已经 给他们增添了不少负担,能自己解决的就尽量自己解决。

更为重要的 是,如果发现了宝贵的水源地,就为今后的罗布泊考察提供极大的方 便。

同时,他从春天拍摄大型记录片《丝绸之路》的**那里了解到, 附近的红十井一带也有水。

彭加木的意见是,不要坐等,应该开车到羊达克、红十井一带去 找。

为此,他与大家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队员们说,马兰基地部队前 线“720”已经回电同意送水,科考队困境已得缓解;另外,开车走那 么远,单程就有 120 多公里,汽油本来已十分紧张,要慎重为好。

再 说,单车出去也有危险。

„„彭加木则认为,咱们如果找到水源,部队就没必要用直升飞机花 那么大代价送水! 在沉闷的气氛中,彭加木走出帐篷,到越野车里看地图,他还是 坚持去找水。

心情同样沉重的队员们有的打扑克, 有的在帐篷里睡觉。

接近中午,科考队又收到部队电报,说,飞机将于 18 日往库木 库都克送水 500 公斤,请科考队原地等候。

副队长汪文先高兴地拿着 电文去报告彭加木,一看队长不在,以为到附近沙包后面去方便,没 有在意,便回到了帐篷。

又过去半小时,司机王万轩去车里拿衣服,首先看见了那张摊开 的军用地图,但却没有看见彭加木。

他有些疑惑:这张地图彭队长一

直随身保管着,是从来不乱放的,今天是怎么啦?他想收起地图,又 看见旁边有半张 16 开带红格的信纸,上面用铅笔写着: “我往东去找 水井彭 17/6.10:30”„„ 彭加木留下的字条——6 月 17 日的“7”字,还是由“6”字改 过来的。

显然,这是彭加木的字迹,是他悄悄留下的,然后只身离开 了大本营。

然而,就是这一句“我往东去找水井” ,却成了世人难解 的 7 字之谜!疑惑重重脚印清晰叹难寻 得知老队长一人留下纸条去找水,此时的队员们还没有着急,只 有生气,埋怨他为什么给全队立的规矩“不准单人行动” ,自己却不

遵守,还带头违犯?大家在附近看了看,心想,天这么热,他走不了 多远,最多找上个把钟头,找不到就会回来了。

时间过去了近 5 个小时,到下午 3 点,彭加木还没有回来,这下 子帐篷里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队员们着急了,心里阵阵发毛,顿时 觉得问题严重。

他们马上出动车辆,向东找去。

没走多远,就在长着 枯死的芦苇和杂草的沙地上发现了彭加木的脚樱于是, 就沿着足迹寻 找。

可找到太阳落山,也没有彭加木的身影。

人们异常焦急,晚上又 在大本营点燃篝火,发射信号弹,把车开到高处,通宵打着车灯,希 望老队长能安全返回。

据科考队员们回忆,彭加木出走时,身穿蓝色工作服,戴一顶淡 绿色太阳帽,穿一双 42 号劳保翻毛皮鞋。

身背一个装有两公斤水的 铝背壶,一架照相机,一个黄挎包,内装照相底片、科学考察笔记本 和少量糖果。

还带有一把地质锤、一个小罗盘、一把美制匕首和一个

打火机。

这天晚上,科考队照和往常一样,与部队进行电报联系,电文内 容除了说急需汽油和水外,没有提彭加木失踪一事,只是强调明日凌 晨两点再联络一次,有重要情况汇报。

大家对彭加木返回营地仍抱有 希望。

如果电报上说彭加木失踪,会引起极大震动,部队与新疆分院 会星夜组织人马前来营救。

假如这时候彭加木回到大本营,那就会出 天大的笑话。

6 月 18 日凌晨两点,科考队不得不怀着沉痛的心情,通过电波 向部队报告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噩耗:6 月 17 日上午,彭加木只身外 出找水,不幸失踪! 消息立即由“720”传到马兰基地,再由部队传到新疆军区、中 科院新疆分院、 中国科学院, 最后惊动了 party 中央、 国务院。

不久, 各大新闻媒体向全国上下发布了彭加木在罗布泊神秘失踪这一特大 新闻,让所有中国人为之震惊! 新闻发布的同时,罗布泊也迅速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大规模寻找。

从酷暑盛夏到数九隆冬,组织过四次大寻找,均无下落。

亿万人们的心头不禁生出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疑问: ——一个人光天化日出走,沿着脚印寻找,居然没能找到?罗布 泊真的有这么神秘? ——6 月 17 日那天, 库木库都克的气温高达 60 度, 据医生们讲, 人长时间在这样高温下行走,会头昏眼花的。

那么,彭加木会不会因 头脑不清醒,难辨东南西北,迷失方向后胡乱走起来?

——55 岁的彭加木,曾经患过两种癌症,6 月 16 日科考队击毙 一峰野骆驼,他不顾多日艰辛、体弱劳累,亲自操刀,剥皮、剔骨、 煮肉,一直熬到凌晨两三点,根本就没怎么睡觉,以如此疲劳之躯, 他到底能走多远? ——彭加木离开大本营时,身无一粒米,只有一壶水、几颗糖, 他到底有多大的忍耐力?他能超越生命极限? ——彭加木是体力严重透支晕倒过去,还是身患急症一卧不起? ——罗布泊的风沙真有那么大的威力, 顷刻之间就能神速就将一 个人掩埋? ——彭加木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不为人知的突发事件?转自大旗网

——6 月 17 日早晨,彭加木曾因为是找水、还是等飞机送水这 个问题,与队员们激烈争论过。

他是赌气出走故意不归?还是决心下 定,野外过夜,不找到水不罢休?——当年轰动全国的 4 次大寻找,天上有那么多架次的飞机,地 上有那么多的军民,还动用了 6 条警犬,采用“地毯式”“拉网式” 、 寻找,点线面结合,步步为营,寻找达 4000 多平方公里,为什么不 但没有彭加木的身影,甚至连一件遗物都没有找到?——彭加木为何没有回来?他到底在哪里?

„„这些都已成了跨世纪的难解之谜!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